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乱伦是逼出来
乱伦是逼出来

乱伦是逼出来

「像你这样的废物鸡巴!想满足我,还早呢!……」此时此刻,我的妈妈,正骑在了我的身上,用着不屑的眼神看着我,不停地用她教师的身体上下套弄着我的阳具。

  原本小说的情节竟然真实地发生在我的身上,要不是自己的亲生经历,我还真是觉得一场梦。

  我还记得小时候在门缝里面,我看见了妈妈和爸爸之间的交配,为什么我用这两个字呢?就因为我知道,爸爸和妈妈那根本就不叫做爱,只是两个夫妻之间渐渐趋于平淡的交配而已,根本不能称为做爱,两条肉虫毫无保留的结合,片刻过后就草草收场,留下面无表情的妈妈。

  虽然是这样,但是在年幼的我的心中,早就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心理冲击!从那时候开始,妈妈曼妙的身体就在我的心底里面开始挥之不去,我一点一点地把它压抑着,我知道,我迟早会被它弄崩溃的!因为情绪就像是弹簧,你压抑的它越厉害,它反弹的越厉害!

  忘了说,我的妈妈叫沈冰,38岁。名如其人,职业也恰好是为人师表的教师,平时戴着个眼镜,那一双眼睛原本笑起来很好看,但是她却整天凶巴巴的,感觉那一双眼睛一扫过在讲台下面的我们就开始一阵颤抖。

  不过虽然是这样,但是因为小时候的那件事,我竟然开始一点点地渴望母亲用那种眼神一边看我,一边套弄我的阴茎,让这种变态的欲望更加膨胀!

  我的名字叫周斌,15岁。当然,因为我妈妈是班主任的关系,所以我的学习自然也是被逼得很紧,用我妈妈的话来说,学习是靠逼出来的。

  当然,要是没有她的这句话,我也不会知道,原来乱伦也可以是逼出来的。

  早在初二的时候,我早就已经心中快要压抑不住和我妈妈性交的冲动了,只不过一直苦于没有机会,而且在妈妈的那种严厉的外表胁迫下,更是令我的欲望隐藏的更深,完全没有丝毫的机会发泄出来,甚至只能够偷偷地用妈妈的丝袜来自亵。

  由于快要到初三了,妈妈的工作也日渐繁忙了起来,过了这个暑假,妈妈就要接手我们这个中考班的班主任了,而她的时间也渐渐地将要忙碌起来,甚至不能去管我了。

  在自己的妈妈经常备课、做家访、甚至为学校出题各种各样的事情开始忙碌起来的时候,我也渐渐地沉迷进了黄色的小说和那些片子当中,不过大多数都是妈妈以及教师一类的,而我的成绩自然而然地也就开始像那些小说当中的主人公那样一落千丈。

  很快,过了一个暑假,升上了初三的时候,刚刚参加完开学考试的妈妈一进家门,高跟鞋都没脱就打开了我的房门,猛地把一份卷子甩在了我的脸上!

  啪!的一声,我感觉我的脸上火辣辣地疼痛了起来。

  「周斌!怎么回事?为什么这几份卷子会错成这样!才一个学期没有管你,你就自甘堕落成这样,你自己看一看,这几份卷子错的一塌糊涂!明明该对的地方都因为粗心大意做错了!这几个学期你究竟在做什么?!为什么会错成这样?!

  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儿子?!看来还真是平时太放纵你了!」「……」妈妈感觉就像是把平时那些发泄不出来的负能量通通往我的身上泄,要是在以前,或许我就被骂的心里一顿堵,但是现在,看多了那些片子以后,我的阴茎竟然就开始渐渐地勃起了!为了防止被妈妈看见,我还轻轻地弯下了腰,故意低着头装作挨骂的样子。

  渐渐地,妈妈也骂累了,索性也坐在了我的床上,一边脱下丝袜一边叹气。

  「唉……我怎么就有你这样不争气的儿子……明明能够学好,却非要不读书,你真是要气死我吗?啊?……」说着说着,妈妈精致的脸颊渐渐地滑落了滚烫的泪水。

  看见妈妈哭泣的样子,我的心渐渐地开始了一丝地不忍,那勃起的阴茎也渐渐地软了下去……「妈妈,对不起……其实我也想好好学习……可是……可是……」我低着头,走到了妈妈的身边,装作软弱地开口。

  为什么要装作软弱,那是因为我知道,女人在流眼泪的时候,最需要别人的安慰以及母性开始的泛滥。

  「可是?可是什么?」妈妈转过头问我。

  我紧紧地咬着下唇,轻轻地摇头。

  「乖……告诉妈妈,妈妈不会怪你的。」妈妈温柔地朝我伸出了手,轻轻地抚摸着我的脸颊,这一种充满母性的动作竟然又让我瞬间勃起了!

  要是能让这双温软湿滑的手抚摸在我的鸡巴上,飞快地撸动,那我真是死了也值了。

  在那瞬间,我做了一个决定,让我一生都为之兴奋的决定!

  对,我要一步一步,胁迫,逼迫妈妈和我乱伦!就用妈妈最在意的学习成绩!

  在这个成绩就是一切的地方,也是最能逼迫妈妈的地方!

  但是不能一下子就提出和妈妈乱伦的请求,别说是妈妈,就连所有女人都会抗拒的,要一步一步来,先从打飞机开始。

  我的脑海里面一阵转动,嘴巴里面说了几个字。

  「我,我也想好好学习,可是,可是……可是一想到妈妈的样子,妈妈对我好的样子,我就忍不住,忍不住……」我满脸通红地看着妈妈的脸颊说。

  就算是有计划,但是这样实施起来还是让我一阵羞愧。

  「忍不住什么?」妈妈仿佛预感到了什么,两条还连着丝袜的大腿渐渐地夹紧了一些,两条柳眉也不安地皱了起来。

  「忍不住,忍不住……对自己的小鸡鸡……」我满脸通红,渐渐地说不下去了。

  「你,你是说……打手枪吗?」妈妈突然想到了这个词语,被我紧紧盯着的一双美目突然躲避了我的视线,就这样侧了过去。

  「嗯……」我脸红着轻轻地点了点头。

  「还不止是这样……」我弱弱地吐出了一句话。

  「还不止这样?还有,什么吗?」妈妈紧紧地锁住了精致的眉头看着我问。

  「还有,我经常,经常想着妈妈……」我红着脸对着妈妈说出一句话。

  「什么?!!!」妈妈惊讶地用手挡住了自己的嘴巴。

  自己的儿子打飞机幻想的对象,竟然是自己,性幻想对象,发泄性欲的对象,竟然是自己!!!那就表示……任谁的母亲也是一时之间不能接受的,特别是在这个伦理纲常思想特别严重的地方。

  妈妈紧紧地皱起了眉头,两只手掌紧紧地抓着床单,仿佛在思考着什么。

  最终,她还是从嘴巴里面呼出了一口气。

  「小斌,你有这样的想法,妈妈不怪你,这是青春期男生特有的性冲动,只不过,你这样是不对的……!#¥%……」妈妈开始了长篇大论,当然后面的那些自然就是废话了,简单来说就是让我学好,不要再撸管。

  「可是妈妈……我就是忍不住嘛……」我忍不住突然打断了妈妈的话,满脸通红,两只眼睛带着泪水对着妈妈说。

  「不行!就是控制不住也要控制!」很快,当老师的妈妈又拿出了她严厉的一面!

  「……」妈妈突然之间看着我不说话了。

  过了几秒,妈妈突然站了起来,走出了我的房间,迅速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关上了房门。

  咔嚓!一声,妈妈的房门被锁上了。

  我是不是做错了?

  是不是太急了一点,让妈妈自己变得封闭了,那样反而对我自己的计划有害了!

  带着胡思乱想的情绪,我渐渐地睡了过去。

  等到我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看见了一脸愧疚的妈妈坐在了我的床边,温柔地看着我说:「小斌,对不起……其实都怪妈妈,是妈妈上个学期没有照顾到你,你成绩下降也是妈妈的错。」「不过不会了,以后妈妈陪着你(学习),好吗?」看着妈妈温柔的表情,我也没有理由拒绝,就只是漠然地点点头。

  其实我根本不需要你陪着我学习,我只想要你帮我打手枪,帮我发泄性欲,成为我的泄欲工具就够了,当然,这些话我自然是没有说出来。

  接下来的几天,妈妈竟然真的提早下班早早回来做好晚饭等我陪着我一起学习了,刚开始我还有点不习惯,也自然装作没有心思学习的样子。

  学习的期间不断地勃起的阴茎,以及不停地用手提着内裤,把勃起的阴茎对准了自己的亲生母亲,然而这一切妈妈都看在眼里。

  「不行了妈妈,我好难受,每次都好难集中注意力,这样下去,我会发疯的!」我抓着头发,装作难受的样子对着妈妈说。

  「那,那怎么办?不如,妈妈先出去,你自己做那种事情吧!」妈妈的脸颊微红了一下,想到自己儿子幻想着自己打飞机,她的大腿不自觉地又夹紧了。

  「可是,我想妈妈帮我做……」我故意发出一种可爱的声音,来激发妈妈的那种护犊的母性感,我知道,我温柔的妈妈一定会在我的坚持之下帮我打飞机的。

  当开始了第一步,那就有了第二步,最后渐渐被我逼迫堕落深渊……「不行,我说不行,就是不行!」我妈斩钉截铁地说,身为老师的良知以及理性还是让她异常清醒,那份清醒甚至压制住了女人的母性以及身为女性未曾满足的性欲。

  说完,妈妈就这样站起来走了出去。

  我知道,妈妈这是又进行激烈的思想斗争当中去了。

  果然,接下来的几天,妈妈给我的卷子我一错再错,妈妈终于也被我逼的忍无可忍……「小斌……你听话……不要让妈妈这么难堪好吗?……」妈妈终于在我的面前哭了。

  当然,我也跟着一起哭了。

  「妈妈……我也想,可是……可是……我就是集中不了精神!(都怪你的身体太淫荡!)」我也哭了出来。

  后来,我和妈妈渐渐地抱在了一起哭。

  过了一会儿,妈妈擦了擦眼泪,缓缓点了点头。

  妈妈从床上走了下去,就这样轻轻地锁好了门,跪坐在了我的床下,对着我温柔地开口。

  「好吧!……妈妈答应你,不过,你也要答应妈妈,认真学习啊……坏孩子……」妈妈温柔地脱下了我的裤子,就这样,我看着妈妈冰冷的小手,渐渐地握住了我那根炽热的肉棒!

  在握住肉棒的那一瞬间,妈妈显然是被肉棒的炽热温度给烫到了,显然吃了一惊,轻轻地松开了手,随即又缓缓握住。

  然后,开始了缓缓套动起了我的肉棒……

  后来我才知道,我妈妈的这种手,就是天生适合用来帮男人(我)打飞机的飞机手!

  温润如玉,却又冰冷异常,一冰一热,冰火两重天!

  以及后来,我知道了,原来有一种女人,天生就是适合给男人当性奴的,恰恰我妈就是这种,不过那都是后话了。

  随着手掌掌心的滑动,我感受到了异常的刺激,但是我还是要加点料。

  「妈妈,好疼……你流一点口水进去……」我对着妈妈温柔地说。

  妈妈幽怨地看了我一眼,默默地流了一点口水进去掌心。

  瞬间那口水就和前列腺液混合在了一起。

  说实话,我见过爸爸的阴茎,但是比起我来,显然我更有基因优势,都说生物是不断进化的,果然,妈妈的视线一直没有移开过我那十八公分的肉棒,虽然只是初三,但是肉棒已经长成这样了,足够征服我妈妈这样的女人了。

  妈妈的眼睛死死地盯着粉红色的龟头,鬼头下面却是深黑色,想当年还是她亲手带我去的医院割包皮,没想到现在她却在帮自己的日子打手枪,往后的日子她更是没想到,更是用她亲手割过包皮的肉棒来满足自己那深深掩藏着的性欲!

  十八公分的粗大阴茎让妈妈一只手难以掌握,只是不停地用手来回在顶端和末端滑动……当然,让妈妈亲手打手枪这件事还是很爽的,不过五分钟,我已经快要坚持不住了,我故意没有告诉妈妈,但是肉棒的激烈颤抖以及我的表情还是让妈妈警惕了起来,她知道,她的亲生儿子我快要射精了。

  「妈妈,快一点……用力一点……」我紧紧地皱着眉头对着妈妈发出了男人的命令。

  妈妈沉默地加快了速度,显然在无形之间,已经隐隐约约把我当成了她的男人,这是很小的一步,也是很重要的一步。

  渐渐地,我忍不住了,直接站了起来,两只手固定住了妈妈的手掌,迅速地开启了一顿激烈极速的抽插,混合着前列腺与妈妈淫荡口水的手掌与阴茎不停地发出了淫秽的声音。

  噗嗤噗嗤噗嗤……仿佛母亲与儿子正在做激烈的性交!

  被打湿的阴毛与握成拳头妈妈的掌心不停地冲撞着,同时发出轻微的啪啪声。

  到这里,即便是女强人一般的妈妈,也忍不住因为身为教师以及人母那逆乱的纲常而轻轻地撇过了头。

  终于!我的喉咙里面嘶吼了一声,松开了一直紧紧握住巨大勃起的阴茎的手。

  纯白色的精液就这样朝妈妈的脸和胸射了过去!直接把妈妈的脸弄成一片白色,甚至白色的精液还划在了妈妈的胸口,那冰冷的触感穿过妈妈的衣服渗透在了妈妈的胸前,渐渐地让妈妈心中身为人母的自豪感渐渐消散……「竟然有这么多……」妈妈呢喃着,但是很快就发现了自己满脸都是自己亲生儿子的精液。

  「怎么这样?下次射……」妈妈发现了自己教师的嘴巴里面说出了一个不该说出的字眼,慌忙改口。

  「下次出来的时候跟妈妈说一声。」妈妈就这样说完,然后红着脸转过身,慌忙跑到洗手间洗澡去了。

  我知道,有了这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很快,接着学习的名义,我渐渐地让妈妈帮我口交,一开始是一个星期一次,然后是一个星期两次,后来是一个星期四次。而妈妈也渐渐地对我的行为默许了,我的胆子也渐渐地打了起来,开始摸妈妈的胸部,虽然一开始妈妈还是会把我的手打下来,但是试过了几次,妈妈就开始默许了我的行为。

  当然,我的学习也渐渐地稳定了下来,然后我开始进一步,让妈妈帮我口交。

  妈妈当然不可能,大声训斥我,喝骂我,然而就算是这样我的成绩自然也就在班里三十五名左右,我对妈妈提出建议,只要妈妈帮我口交,我就认真学习提升排名,在我的软硬兼施下,妈妈终于拗不过我,为了自己儿子的成绩「着想」下,终于!

  身为人母而且还是教师的妈妈,跪在了我的面前,开始含住了我的鸡巴,就这样第一次开始帮我口交。

  当然,我的成绩自然而然是有所保留的,当然也不只三十五名,我的目的是让妈妈和我性交,我渐渐地提升到了二十五名左右,而妈妈心底里面不知道究竟是喜悦还是对用她嘴巴发泄性欲的我无奈。

  过了几次以后,我开始对着妈妈提出我的想法。

  「妈妈,我想看你喝掉我的精液。」我摸着妈妈滑腻的脸颊,想让妈妈变得淫荡的想法越来越强烈。想象着自己当教师每天训斥学生的嘴唇布满我的子孙,彻底征服这个尊贵的,身为教师的母亲。

  「不行!你的脑子里面究竟装的都是些什么下流的东西?!」妈妈大声喝骂着我,一边说,一边又开始跪了下来吞吐着我的鸡巴,不时还撩着耳边垂下来的发丝。

  面对妈妈的喝骂,我并没有说什么,就只是默默地还以一个微笑,我知道,不能急,要一步一步慢慢地对我妈妈进行调教,最终才能突破人伦的顾忌!

  再然后,到了初三上学期的末尾,我以期末考试的分数为要挟,软硬兼施之下,让妈妈帮我乳交,一次一次的胁迫之下,妈妈终于还是跪在地板上脱掉了自己的外套,用她C罩杯的乳房帮我乳交,自然而然,也就是射了她满身满脸都是,然而这一切,都是在背着爸爸在背后进行的,而然每次和妈妈进行那些用成绩换来的「性交易」过后,妈妈竟然能够像是一个没事的人似地和老爸聊天,我发现女人真是一种厉害的生物!我开始想象妈妈以后成为了我的性奴以后每天和我性交完了还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似地和爸爸聊天的情景,想象到了那时候,我的鸡巴又开始勃起,忍不住又射在了妈妈的嘴里。

  而这一次终于到了最后!

  我知道,肛交这种事情,对于我那身为教师的母亲来说,肯定是不行的,要想肛交,肯定要先和母亲性交,而要和身为教师的母亲性交,一个必不可少的机会,是绝对不能或缺的!

  而这个机会,也终于来了!

  到了初三的下学期,妈妈的工作也开始繁重了起来,我也每天在妈妈下班了以后帮妈妈按摩肩膀,妈妈舒服地闭上了眼睛。

  「要是你一直这么乖就好了……」妈妈闭着眼睛说。

  当然,我以后还要每天按摩你的奶子和阴道呢!我心里面想着,不自觉按摩的手法变得柔软了。

  「妈妈,我爱你……」我轻声对着妈妈说,然后吻了一下妈妈的嘴唇。

  妈妈愣愣地看着我,眼神逐渐复杂了起来,但是却没有说什么,就只是一个人站了起来回到了房间里面思想复杂地给自己做思想工作去了。

  渐渐地,妈妈习惯了口交和帮我打飞机,我也不满足于这里,乘着各种各样的名义,开始脱掉妈妈的衣服,吸允曾经吸允过的她那86D的乳房,当然我的成绩也没有落下,成绩变成了全班前十,我借此趁机要求妈妈一边戴上我买给她的黑色蕾丝手套帮我打手枪,一边让我吸允她淫荡的奶子,而渐渐地,妈妈也越来越对我变得宠溺了。

  「真是的,我怎么会有你这样下流的儿子!真是,从哪里学来这些东西?」妈妈一边责骂着我,一边飞快地撸动着手里的肉棒,很快就被我喷的满手都是精液。

  终于到了中考那天,为了在考场附近不迟到,我故意让妈妈带我去附近最好的酒店开了一个房间,简直就像是淫荡的母亲带着自己那拥有十八公分肉棒的儿子去开房一样!

  但是到了酒店,妈妈却突然说要开两个房间,不过我当然不会让她那么做,毕竟我今晚的想法就是要用中考的成绩来要挟母亲,逼迫她的最后一道防线从里面解除掉,迫使妈妈和她的亲生儿子交媾!

  「妈妈,我今晚有点怕,和我一起睡好吗?」我用着充满希翼的目光看着妈妈。

  妈妈想了想,最终还是拗不过我,和我母子二人开了一个单人间,不过里面却是双人床。

  看到这里,我的嘴角不禁微微地翘了起来。

  「学生证全都带齐了吗?」妈妈在临睡觉前问我,我点了点头,之后妈妈又问了我一些琐事。

  然后我就开始了我邪恶的计划。

  入夜

  「妈……我睡不着……」我揉了揉眼睛坐了起来,对着另一张床的妈妈说。

  「早点睡吧……明天还要早起呢……」妈妈背对着我说。

  「可是,我就是睡不着,我想到明天的考试,我就好担心……」我对着妈妈说。

  「唉……过来吧!……」妈妈转过了身,朝我掀开了被子,里面穿着睡衣,充满了母性的体温。

  母亲终究还是爱自己孩子的,只不过这一份爱被我利用了。

  我走到了妈妈的床,钻进了妈妈的被窝,开始和妈妈说着一些「心里话」。

  我究竟充满了多大的「压力」,之类的,总而言之就是表达了我的烦躁。

  「妈妈,我好难过,我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感到生活没有什么意义,天天这样上课,复习,写作业,考试,很枯燥。」……聊了很晚,妈妈让我回去自己的床睡觉了。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我那淫荡的母亲那时候就有感觉甚至是预感和我乱伦,进行母子交媾了,下体也渐渐地吐出湿气了。

  「妈妈,我今天我不想回自己的床睡,我好烦,想和妈妈聊天。」「小斌,好吧,有什么事就跟妈妈说,妈妈会用生命呵护你的,你永远是妈妈的宝贝。」妈妈紧紧地把我搂在怀里,眼角甚至泛出了泪水。

  我知道,我是时候出手了!

  我的手渐渐地伸进了妈妈的乳房里面,虽然隔着一层柔软的睡衣面料,但是还是感受到了母亲炽热的体温,充满淫荡的身体,甚至连空气都弥漫着一股淫荡的味道。

  「嗯……」妈妈轻轻地发出了一个声音抓住了我的手。

  我开始摸妈妈的胸,越来越用力,然后解开了妈妈睡衣前面的扣子,把手伸了进去,揉着妈妈的乳房,死死地捏着妈妈的乳头。

  妈妈忍不住发出了吃痛的声音,皱着眉头看着我。

  在那一瞬间,我一口吻住了妈妈的嘴唇,死死地把舌头伸了进去,妈妈拼命地挣扎着……「妈妈,我爱你……给我吧!……」我对着妈妈的耳边说。

  「不,不可以……」妈妈喘着气,不停地推着我的身体,但是我已经脱掉了她的睡衣。

  啪!的一声,妈妈哭着打了我一巴掌。

  我转过了头,看着流着眼泪的妈妈,心底里面最终还是软了下来。

  果然,让自己亲生母亲成为自己发泄性欲的工具,还是太难了。

  「小斌,妈妈爱你,但是你不能这样,我们是母子,我们这样,是不行的,原谅妈妈,好吗?……」妈妈温柔地抚摸着我那被她扇的红肿的脸颊,无比温柔地说。

  感受着妈妈柔软滑腻的掌心,我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就这样和妈妈抱在了一起。

  然后,我的阴茎勃起了,死死地顶在妈妈的阴睾上,妈妈感到一阵面红耳赤,但是还是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抱着我继续睡觉。

  我知道,现在是时候拿出杀手锏了!

  「妈妈,我……涨得难受,我就是想要和妈妈在一起……妈妈,我爱你……」我对着妈妈轻声说,然后吻上了妈妈的嘴唇。

  「要是妈妈你不给我的话,明天,我可能会考不好……我实在是……太难受了。」我对着妈妈说。

  在黑暗当中,我看见了妈妈紧紧地咬着下唇显然是在脑海里面激烈思考着,不停地衡量着乱伦和中考之间的比重!

  「小斌……你不要逼妈妈……」妈妈哭着对我说。

  「可是……我真的好想好想妈妈,好想和妈妈做,妈妈,我好爱你……」我开始试图用温柔来攻击妈妈的弱点。

  妈妈在黑暗当中紧紧地注视了我很久很久……

  最终,终于还是妈妈作为教师多年的理性占据了上风!

  为了自己的儿子,自己受一点苦,又算得了什么呢?在这个地方,中考高考就是一切!一个不小心没考上重点高中,就完了!关系着自己孩子前途命运的大事,对于自己这个身为教师的母亲来说,其中利害更是比一般的母亲清楚!

  为了自己的孩子,就算是要让她自己在考官的面前跪下,求让自己迟到一分钟的孩子进考场,她也是愿意的。

  想清楚了这些,她终究还是含泪答应了!

  我知道,从那一刻起,身为教师的母亲,终究还是因为自己儿子的中考,下定了决心!

  我终究还是逼迫了自己的母亲,和自己的亲生儿子,「我」乱伦!

  妈妈最终还是骑在了我的身体上,认真地看着我。

  「要是你明天考不好,妈妈就当没有生过你这个儿子!」妈妈坚毅地看着我说。

  我的嘴角不自觉地掠过一丝成功得手猎物的微笑!

  她一个翻身骑在我的身上,单薄的被单也顺着妈妈背部滑落,两边的睡衣的纽扣早已被我掰开,淫荡的乳房高耸地挺立在睡衣上,甚至隐隐之间看见了母亲的激烈凸点!

  然后,身为自己儿子亲生的母亲,从酒店的床头柜拿了一个避孕套,亲自用她身为教师的手帮我把避孕套套在了那十八公分的阴茎上,就连我也感觉到,妈妈的手是不停地颤抖着的,显然她心底里面还是没有准备好迎接母子乱伦的冲击!

  她缓缓伸出手,轻轻地握住了我那炽热的阳具,把自己的内裤脱掉了……在那一瞬间,我的阴茎死死地抵住了妈妈的阴睾,再有一步!再有一点点,就能突破那乱伦的禁忌和枷锁!

  我的腰忍不住缓缓往前顶,感受到了妈妈的湿润和柔软……但是妈妈还是迟迟没有动作,眼睛不停地颤抖着,显然还是没有下定决心,还要差一步!

  这时候,我猛地把鸡巴对准了妈妈的褐色母穴,两只手猛地把妈妈两片肥厚的屁股瓣猛地往下一压!!!!!!!!!!!!!!

  噗嗤!

  十八公分的阴茎猛地没入了身为女人最为敏感的阴道里!

  「啊!!!!!!!!!……」

  我和妈妈最终还是忍不住叫了出来,被我十八公分的阴茎狠狠地插了进来,显然她还没准备好承受我那第一次的冲击!

  我也终于感受到了妈妈的体温,母子同时仰着头用力喘气……然后,随即而来的就是强而有力的抽插!

  不过很快,我就感觉不行了,妈妈骑在了我的身上,用着不屑的眼神看着我,不停地用她教师的身体上下套弄着我的阳具。

  「像你这样的废物鸡巴!想满足我,还早呢!……」看着妈妈那个不屑的眼神,我狠狠地在避孕套里面射了出来!

  不过很快,我又硬了起来!

  「等等……戴套!」妈妈想要伸出手阻止我,但是我依靠蛮力强行插了进去!

  这一次,是男上女下,充满征服的姿态让妈妈想起了曾经身为一个女人,身为雌性的本能!

  射过一次以后,阴茎很快就硬了!马上又是第二轮,但是这一次,我足足干了我妈二十分钟,每一次都是强而有力的抽插,虽然知道有那些九浅一深,但是在身为自己亲生母亲的肉壶面前,又有多少个是能够忍住九浅一深的?

  我妈死死地咬着下唇,不停地承受着我强而有力的抽插……啪啪啪!两片肉臀飞快地交媾在一起,在床上我们仿佛就像两头野兽,不停打激烈抽插着,我妈也很快变得淫荡起来。

  我的两只手死死地抓着我妈的奶子,一口咬在了她的乳头上,拼了命地合拢自己双手,直接把自己亲生母亲的奶子抓的变了形。

  到了后来最后十秒,我故意地抓住了母亲的右手,在她的无名指上,我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她戴着的戒指,一边床上抽插自己的亲生母亲,让自己的父亲戴绿帽,同时自己这个淫荡母亲还带着视为贞洁的戒指,两只乳房不停地晃动着……「妈……是谁在操你……告诉我……快……」「不行了!……我快要射了!!!……告诉我!赶紧给我夹紧了告诉我!!

  !!!!!!!……」我在喉咙里面嘶吼着,死死地吻着妈妈的脖子和耳朵。

  我妈的脸红的一逼,感觉就像是脑袋充血一样,血管全都浮了起来!

  「是,我的儿子……我的儿子,在……」我妈想着想着,舌头伸了出来,想起了自己的老公,渐渐地说不出话来了。

  「是谁!在干什么?!!!」我嘶吼着最后加紧了抽插的速度!

  啪啪啪啪……一阵激烈的抽插让自己的母亲沈冰丧失了自己身为教师以及母亲最后的防线,从身心上对自己的儿子臣服了。

  「在……在操我……快……妈妈不行了……」妈妈喘着气红着脸,发出了一丝「淫荡」的声音。

  后来我才知道,女人在快要高潮的时候声音会变得非常淫荡,身体也会变软。

  「唔!射了!!!!!」我大吼了一声,妈妈和我的两条腿死死地夹紧了对方,两条肉虫毫无保留地进行了最后的性高潮!我的睾丸也不停地抖动痉挛着,死死地把自己的精子往对方子宫注射,进行毫无保留的母子交媾!

  很快,母子二人就这样在床上互相抱着沉沉地睡了过去……终于,在那天晚上,我成功逼迫了自己的亲生母亲和自己乱伦,之后当然我也是毫无保留地考了一个不错的成绩,上了一所不错的高中,而我当然也继续和我自己的母亲乱伦,基本上每个星期都要做两三次爱。

  然而,像妈妈说的:【乱伦是逼出来的】,而我的想法当然也远远不只如此。

  作者语:

  于其实对我来说,母子壹旦乱伦,他们就不配称之为做爱,当兽欲战胜性欲,母子二人地板上,仿佛畜生壹般繁衍后代,这种行为是我非常鄙夷但是又觉得非常决绝刺激的。

  怎麽说呢,感觉有点意犹未尽的样子,沈冰和他的儿子,周斌,中间穿插着什麽,究竟是什麽让沈冰最后堕落成为那样的结局,我决定,补完她,让沈冰,知道自己是怎麽壹步壹步在儿子的圈套下逼奸堕落的,正如她所说,很多事情,都是被逼出来的。

  也罢,也只有这种人母教师熟女,才是符合我心目中有那种被调教的价值!

  作品:中部

  在中考的那壹天的晚上,我成功逼奸了我自己的亲生母亲——沈冰!

  我的妈妈沈冰,作为壹位母亲,她是非常温柔的,能够为了我不顾壹切的牺牲,母爱是伟大的,我也感受到了来自她的母爱,她总是非常的温柔,为我做饭,每天都那麽地关心我,爱护我。

  但是,作为壹名教师,她的职责是非常严厉的,在她的职责之下,她是非常严厉的,当两种矛盾的性格聚在同壹个人的体内,就造成了我母亲那样外冷内热的女人。

  在中考前壹天的晚上,我利用了作为母亲最为柔软的壹面,成功逼奸了我的妈妈,两个人在酒店里面进行着赤裸裸的交构。

  在那壹天的夜里,我成功地从壹个小孩过渡成为了壹个男人!而这份成功,是在我的妈妈沈冰的身上索取的。

  但是,仅仅壹个晚上,我是不会满足的,毕竟人的欲望是无限的……中考过後,我的性欲又增强了,每天晚上都觉得那天妈妈和我乱伦交构都像是梦壹样。

  在那壹天的晚上,妈妈能够和我做爱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我在想,成为了男人的我更加的沈稳,我就像是壹头野狼流着性交的唾液死死地盯着壹块即将到手的肥肉,在这块肥肉最肥美的时候,冲上去壹口撕咬,大口地吞进去!

  自从中考过後,妈妈就开始有意无意地在躲着我。

  但是,曾经帮自己儿子撸过管,口交过,甚至是和亲生儿子无套交构过!就只是差乳交和肛交了!

  我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妈妈,仿佛在盯着壹头猎物,可惜中考完的时候,老爸的公司也给他放了个假,他在家里面也没事干天天看电视。

  我只能就这麽盯着妈妈,妈妈被我的眼神盯的心里发毛,同时又忍不住夹紧了她自己的大腿,在洗碗的时候,甚至还打烂了壹个碗。

  我走过去,在壹边帮妈妈洗碗。

  「还真是长大了啊—— 」妈妈温柔地对着我说,然後把我的脑袋埋在了她的胸口,好像自从那次和妈妈做完爱,妈妈就像变了壹个人似地,变得温柔了许多。

  「妈妈—— 」我小声地和妈妈说。

  沈冰听到自己的儿子轻声地呼唤了自己壹声,不知道怎麽的,心里面壹下子揪住了,她有壹种预感,仿佛接下来的那句话,会让她这辈子的命运产生壹种截然不同的关系壹样!

  「嗯?又怎麽了?」妈妈的语气还是那麽带着教师的壹种严厉口吻问我。

  「妈妈……我……这几天,压抑的很厉害。」我断断续续地对妈妈说,然後用眼神盯着妈妈。

  妈妈脸色壹变,开始沈默了。

  哗啦哗啦——

  厨房洗盘子的水依旧在流,妈妈的脸色开始阴晴不定,壹阵红,壹阵黑。

  终於,她仿佛下定了决心壹样,脸色变黑了,她擦了擦手,壹巴掌朝我的脸上甩了过来!

  啪!的壹声,清脆的壹耳光把我的脸给打红了。

  「畜生!」妈妈低声冷喝了我壹声,美目都竖了起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嘭的壹声巨响关上了自己的门,留下我在厨房里面。

  老爸奇怪地看我了壹眼,继续看他的电视,并没有理会妈妈。

  没想到就是因为老爸的这种性格,日後竟然让他被我当着他的面把精子强行注射进了他女人的子宫,让原本属於她的女人怀上了自己亲生儿子的孽种,在属於他们夫妻的床上产下了带有母子交构血液的畜生!当着他的面给他戴了壹顶天大的帽子!

  我的脸上火辣辣的,回到了房间里,心底里面感到了无比的憋屈。

  我的脑海里面出现了身为人子不应该产生的恶毒想法!

  上壹次,我利用妈妈为了成绩的心态和妈妈逼奸成功,这壹次,我决定了,我要利用之前埋下的伏笔,壹步壹步让我的亲生母亲沈冰怀上她自己亲生儿子的孽种,当着老爸的面,然後把这个充满了母子交构血液的孽种给生下来!

  我自己也让我的这个想法给吓了壹跳,但是以妈妈的性格,别说怀孕了,能不能再让我操她的逼都是壹个问题。

  经过了壹个月的缜密思考,我做了壹个计划,逐步蚕食我的亲生母亲,壹步壹步让她走进她儿子为她精心编制的乱伦陷阱,直到在床上生下带有母子交构血液的畜生。

  首先第壹步就是让妈妈不再抗拒和我乱伦,也就是说,让我的母亲,逐步接受我和她的乱伦,也就是说——【母子通奸】

  妈妈这样的女人,平日里原本就严厉,在那壹天晚上被我利用舔犊心理,攻破了她身为人民教师和母亲的防御,之後更是自责的不得了,今天的事情更是让她的心里面到达了壹个濒临的爆发点,壹下子爆发了出来。

  终於,过了几天,我忍不住了。

  沈冰!妈妈!母子交构的便器!

  这三个想法死死地充斥着我的脑海,我开始计划着,把我的亲生母亲调教成为我的肉便器,甚至已经开始想好了日後母子交构的最佳姿势!

  自从妈妈甩了我壹巴掌,我心里面让妈妈沈冰怀孕产子的想法就越来越激烈,恨不得马上妈妈就沦为老子的生育工具,每天给老子发泄自己的生理欲望,用生我的子宫排泄我的精子。

  但是妈妈那种女人,没有特殊的情况,她是不可能和我乱伦的。

  终於,我壹直在等待壹个胁迫妈妈的机会,终於在某壹天的晚上,那个机会——来了!

  我在房间脱光了我的衣服,鸡巴开始勃起,硬的就像是铁壹样,18cm的鸡巴勃起了,鸡巴流着前列腺液,壹滴壹滴滴落在地面。

  我轻轻地打开了房门,刚吃完饭,老爸在客厅看电视,妈妈经过走廊的时候,我的大手猛地壹抓,抓住了妈妈的手腕,狠狠地壹扯!

  妈妈肥美的肉体自然就落入了我的怀里,我关上了房门。

  妈妈在这壹秒钟的时间内看到了我赤身裸体的鸡巴,忍不住睁大了她的眼睛。

  「你想干什麽?!」妈妈对着我低声吼叫,忍不住转过头不看我的鸡巴,身为女人第六感的她感觉接下来要发生什麽,她开始急着想要逃出房门。

  我二话不说扯住了妈妈的袖子,把她按在了床上,拉过她的手臂,她开始拼命挣紮。

  「我喊了!」身为人母教师二重身份的沈冰冰冷地瞪了我壹眼对我说。

  「喊吧!让老爸听见,看见我们乱伦,打死我!」我也没有说话,猛地壹扯妈妈的裤子,把妈妈的内裤往下壹扯……「滚!」「畜生!」妈妈不停地挣紮,我也和妈妈扭打在壹起,直到「嘭」的壹声,撞到了我的床头柜,妈妈的身体突然颤抖了壹下,她开始害怕了。

  就这麽壹瞬间的犹豫,我毫不犹豫的用两条腿顶开了妈妈的两条小腿,用两边的食指扯开了妈妈两边的肥厚的阴唇,鸡巴往前壹顶!

  噗嗤!

  「畜生!」

  畜生啊!我这是生了壹头畜生!这是妈妈被我第二次插入的念头。

  妈妈的眼睛发红,冰冷地看着我,眼神仿佛又陌生又冰冷,但是我完全在乱伦的性头上。

  妈妈感觉到了壹丝屈辱,明明老公就在隔壁的客厅,她却被自己的儿子这样,又不敢叫出来,毕竟已经不是第壹次了,就由得她了吧,多壹次也没什麽,沈冰这样想。

  女人开始破罐破摔起来,沈冰也是女人,自然也是壹样的想法。

  插了妈妈干涩的阴道几下,妈妈的阴道开始湿了……毕竟我也不是处男了,这也是我和妈妈的第二次交构了,我抓着妈妈的两边的肩膀,两只手开始抓着妈妈的奶子,妈妈壹开始挣紮了壹两下,也开始不再挣紮了。

  我低头吻着妈妈,勾着妈妈的舌头,妈妈就只是恶狠狠地盯着我,甚至不让我亲,那是她身为人妻的最後的尊严,自己的嘴唇只有自己的老公能够占有!

  我没管他,抽插了两下,壹巴掌扇在了妈妈的屁股上!

  啪!的壹声,啪啪!我又大了两下,房间的门锁死了,外面听不到什麽很大的声音,老爸在客厅看着电视。

  「畜生!」妈妈想要转过身,却让我在後入抓着那对乳房根本没有丝毫的办法。

  「畜生是吧!」我把妈妈的脑袋按在了床上,开始激烈地抽送!

  啪啪啪,房间里面抽插响起了屁股和大腿冲撞的声音。

  劈劈啪啪,劈劈啪啪……

  有着节奏的律动,妈妈的脸部通红,她显然也听到了这些声音,自然感觉无比地屈辱,甚至想要壹死了之,明明老公在隔壁的客厅,自己却在被自己的亲生儿子给奸污!

  要不是中考那壹天晚上对亲生儿子的纵容,沈冰打从心底里面感到了无比地悔恨!可惜已经迟了!

  妈妈想要挺起身,可是我却用右手壹把按住了妈妈的脑袋,妈妈反抗的更加激烈了!

  「妈的!」我呸了壹口,两只手死死地抓住了妈妈的两条手臂!

  同时擡起了自己的左脚,壹脚踩在了妈妈身为人母人妻还有教师的脑袋上,同时加快了鸡巴的抽插速度!

  妈妈感觉到了那只脚掌踩在了自己的脑袋上,感觉到了屈辱到了极点。

  「放开,不然我要喊了!」妈妈冷冷地对我说。

  我早料到妈妈的反抗会有这麽激烈,我二话不说把妈妈放开了,把那条腿松了下来,把鸡巴抽了出来。

  妈妈没有想到我有这麽干脆,还楞了壹下,我二话不说把妈妈拉到了门口,壹推!

  妈妈正对着我,我往下拿着鸡巴壹挺!

  噗嗤!

  「叫!」我冰冷地说了壹个字,开始在门边对着抱进了妈妈的身体,两具身体同时交叠在壹起……劈劈啪啪,房间里面又响起了淫扉的声音。

  妈妈才刚刚想要开口,壹想到老爸在隔壁,她又不敢叫了,就只是恶狠狠地盯着我,两条手臂放在壹边,也不推我了,就只是冷冷地看着我。

  我的臀部在不停的挺动着,八块腹肌死死地冲撞着妈妈的腹部,鸡巴不停地在妈妈的阴道里面进进出出。

  妈妈也开始有感觉了,脸上红红的,被我抽插了十多分钟也开始忍不住有点有感觉了。

  「畜生!」妈妈脸色潮红地看着我说,眼神也开始没有那麽冰冷。

  「叫啊!你不是说要叫吗?」我低声对着妈妈吼叫着,两只手开始扯开妈妈的衣服、乳罩……把那些没用的东西扔在了旁边,母子二人就在冰冷地地板做着世人最为不齿的事情,母子交构!

  我抓着满雪白的奶子死死地扯着,伸着舌头从下往上狠狠地舔了壹口,然後猛地壹大口吸住了,把雪白的奶子连同奶头壹起,死死地往上扯。

  妈妈雪白的奶子被我吸得变了形,自然脸色有点变了,开始摸着我的头发。

  和妈妈母子交构了十多分钟……

  「叫啊!叫!」

  「畜生!」妈妈从银牙里面嘶吼着……

  终於,我快射了!

  妈妈开始感觉到了不对劲,开始推搡着我。

  就在这时,老爸经过了我的房间门……

  「叩叩!」

  「小斌,你妈呢?」老爸在门外喊了我壹声。

  此时我正在性头上,妈妈瞪大了眼睛盯着我。

  妈的!

  要射了!

  「老……子……不……知……道!」

  我壹字壹句地从喉咙里面抖动着喊出来,两只手死死地抓着妈妈的肩膀往下扣住,两条大腿死死地夹住了妈妈的腰部,不停地把滚烫的精子死死地射进妈妈的子宫里面。

  妈妈也闷哼着,两条大腿夹住了我的屁股,在老爸就在他身体的十几厘米外,她也感觉到了身为人妻人母极其激烈的畸形背德感。

  咕咚咕咚咕咚

  我的卵袋不停地蠕动着,拼了命地往妈妈的子宫里面输送着精子……「不知道?奇了怪了,难道刚才出去了?」老爸喃喃自语,离开了我的房门。

  我往下壹看,妈妈脸色潮红,香汗淋漓,发丝都黏在了她的脸上,壹副满满地春宫图在房间里面上演。

  我把鸡巴往外壹带,妈妈的阴道自然而然地合上了,我伸出中指和无名指插了进去,往里面轻轻地扣了扣,白色的精子射在了妈妈阴道的深处,马上流了出来,瞬间流的满地都是……畜生沈冰从那壹刻就知道了,那只不过是母子二人乱伦交构的序幕……我高考完,准备进入大学的假期了,我也开始了我乱伦计划的第二步!

  让妈妈怀孕的第二步,首先就是让妈妈拿下她的避孕环,我查了壹些资料,很快就决定了方法,只不过,这样会让妈妈有点不适,不过在我的心里面,我的母亲沈冰早就已经是我的私有物,迟早是用来繁衍後代的精液便器……我洗澡的时候故意避开了鸡巴,几个星期没有碰妈妈了,很快,龟头得了念珠菌发炎,也就是俗话说的——性病!

  为了让妈妈怀上老子的孽种,我忍着鸡巴齐痒几天的感觉,开始了我第二步的计划——让妈妈去医院摘了她那该死的【摘避孕环】

  让挡住我那些肮脏的精子进入她子宫里面着床的废物给毁灭掉。

  又过了几天,老爸开始上班了,但是身为教师的妈妈和我还在放假,家里面自然也就剩下了我和妈妈。

  我脱掉了裤子,打开了房门,刚刚中考完,16岁的我脱掉了衣服,大步擡着我那死死勃起的鸡巴走出了房门。

  妈妈在客厅里看电视,我把大门锁死了,妈妈这才发现我赤身裸体地死死地盯着他,鸡巴已经开始壹滴壹滴滴落前列腺液,前列腺液滴落在地板上,妈妈并没有发现我龟头发生的异常情况。

  白色的粘膜沾染着我的冠状沟,起痒的感觉让我恨不得马上把我的肉屌插到亲生母亲的阴道摩擦。

  我把妈妈壹把抱了起来,三两下脱光了妈妈。

  妈妈冷冷地看着我,在沙发上把头撇在壹旁,两只手环抱住了那对雪白的乳房。

  「臭骚逼!还他麽的给老子装。 」这是我插进妈妈阴道里面後的第壹句话。

  这是我把那几个星期没有洗干净,染上了性病的鸡巴插进了妈妈阴道里面的第壹句话。

  白色的真菌随着我强而有力的抽插遍布在了妈妈的膛肉里面。

  妈妈不知不觉闷哼着开始脸红了,在她的这个年纪,我的老爸已经很久没有和她有过这麽激烈的性爱了,在沙发上强行做爱让她感觉到了身为壹个女人的极度羞耻和人母的逆伦快感,终於,她——崩溃了!

  她哭了,哭的歇斯底里,哭着骂我畜生,骂我怎麽能够这样对她。

  我怎麽不能够这样对她,我二话不说把她抱到了茶几上,这麽壹团美肉,居然不能够成为我繁衍後代的性工具,那该死的避孕环挡住了老子的精子,加上妈妈的哭泣让老子心中无名火起!

  壹巴掌打在她的乳房上!反手又是壹巴掌抽回去她的乳房!

  啪!啪!

  妈妈被我打的乳房抽痛,掩面哭得更加厉害了。

  我壹巴掌壹巴掌地抽着妈妈的乳房。

  「痛,痛……别再打了,别再打了!……别打了!」妈妈呼喊着伸出手挡住我。

  「舌头给老子伸出来!」我看着身为教师的妈妈尊严全无,在自己儿子的面前哭喊着。

  她把舌头伸了出来,我二话不说吻了上去,两条舌头死死地缠绕在壹起,随着我把舌头从妈妈的嘴唇里抽出来,壹条代表着乱伦交构的晶莹丝线吊在了妈妈的乳房里。

  劈劈啪啪,屁股和屁股对撞的激烈程度不亚於斗兽场里面的壹场肉搏战。

  赤身裸体的母亲和年轻力壮的儿子在客厅里面的茶几尽情交构,我抱起了妈妈的两条腿,妈妈香汗淋漓的感觉和我散发着汗水的酸臭味形成了极其强烈的对比,已经18岁的我在假期里面天天锻炼身体已经有了八块腹肌的资本,汗水顺着妈妈的乳房滴落在我的腹肌上,我壹步壹步把妈妈抱进了我的房间门口前,壹边走壹边抽动自己的肉屌。

  「刺激吗?骚货!」我开口问妈妈。

  「别问我,我……我不知道。」妈妈疯狂地摇着头,紧紧地咬着下唇红着脸说。

  「刺激吗?沈冰!」我继续冷冷地开口。

  「我……刺……」妈妈大口地吸着气,仿佛快要断气了似地。

  「刺激吗?妈妈,你的亲生儿子要射精了!」我的眼红着,加紧了抽插的速度。

  劈劈啪啪!壹边走壹边抽动让妈妈淫荡的躯体在晃动。

  「别,别射……别射……别……射在里面。」妈妈壹听到射精两个字吓得魂飞魄散,阴道都开始夹紧了很多,让我精阀壹下子下降了不少。

  不管那麽多了,我心想。

  嘭!

  壹脚踢开了房门,把妈妈放在了我房间的地上。

  「老子没问你的意思,老子要射精了!张开你沈冰的子宫给老子接好就可以了!刺激吗?!」我两只手死死地抓着妈妈的乳房低吼,用力地扯动着妈妈褐色的乳头,壹口吻在了妈妈的嘴唇上。

  「唔……呜—— 」妈妈的舌头被我疯狂地搅动,什麽都说不出来。

  「刺激吗?……骚货!」我红着眼睛问。

  「别……别射……别!」妈妈刚想开口,我壹巴掌就扇在了妈妈的乳房上!

  啪!的壹声清脆的声音,房间里面躺在地上的酮体雪白的奶子上又留下了壹道五爪红印。

  「老子没问你!刺激吗?……骚货!」我加大了抽插的力度,快要忍不住,实在是忍不住了,要射精了!

  妈妈惊恐地看着我扬起的手掌,不敢再说出别射在她里面的话,就只是顺着我的兽性开始往下说。

  沈冰不知道,这是她奴性开始被老子开发出来的第壹步。

  「刺……刺……刺激!」妈妈终於忍不住,壹把抱住了我的头,用两条腿夹紧了我的腰。

  射了!妈的!射了!

  这是我最後壹个念头,同时用手指死死地掐住了妈妈已经被我掐成紫红色的乳房!

  然後,我倒在了妈妈的肉体上,母子二人同时大口地喘气。

  我把鸡巴从妈妈的阴道里面抽了出来,白色的精液顺着我的鸡巴快要滴在了地上。

  我当然不能让我的精子给浪费了,我把鸡巴抽出来的第壹瞬间就把妈妈的脸上凑,白色的精液顺着我的鸡巴滴了两滴在妈妈的脸上,大部分全都留在了妈妈的阴道和子宫里。

  我光着身子把客厅里面的衣服还有鞋子全都给收拾好,把妈妈的衣服丢进了洗衣机,为等下爸爸回来之後和妈妈做爱做铺垫。

  没过几分钟,爸爸回来了。

  我刚好回到了房间,又把门给关上了。

  哢嚓壹声,妈妈在地上朦胧地看着我,才发现房间里面已经没有了她的衣服。

  「老爸,我带女朋友回家了,今晚不用管我了!」我朝房门外大喊了壹声。

  「这臭小子,也有这天啊!真不丢老子的脸!」老爸喜悠悠地想着,很快他就要抱孙子了。

  老周心里面喜悠悠地想着,却不知道将来他儿子让他妻子怀上的就是他的孙子!

  我从房间里面把门给锁死了,从抽屉里面拿出了网购回来的SM道具,妈妈还在地上喘着气,被我干的起不来。

  把妈妈的手从後面绑住了,妈妈还在地上喘着气,被我干的起不来。

  我又从抽屉里面拿出了项圈,想了想,看着手里面的项圈,差不多是时候了。

  我冷冰冰地盯着在地上的妈妈,走过去蹲着,鸡巴的精液滴在地上,伸手开始帮妈妈带项圈。

  「你!……你干什麽?」

  「别!」

  妈妈拼命地挣紮着,死命的抗拒着。

  以後要怀上老子种的女人,现在居然这麽抗拒,以後还怎麽受精给老子怀上那孽种?!

  「妈的!」

  我心里面无名火起,壹巴掌甩在了妈妈的脸上。

  啪!清脆的就是壹耳光下去!

  果然,乱伦是逼出来的!这种女人就要靠别人逼,才能够和自己的亲生儿子乱伦交构!

  这是我这被子第壹次打妈妈,妈妈被我打的蒙了,壹下子不知所措地看着我。

  我冷冷地盯着妈妈,感觉自己的所有物反抗自己,这种心情让我很不好,18岁的我早就已经知道什麽是SM,什麽是性奴。

  而我的妈妈沈冰,就是我这辈子最适合当性奴,生育便器的性工具!

  「戴着,别动!给老子他妈的戴着!」我冷喝。

  妈妈听见我的冷喝,想到刚才我甩她的壹巴掌,她挣紮的更加激烈了。

  「别!不!……我不要当畜生!……畜生!……别……」妈妈想要大喊,但是壹想到老爸在家,又不敢喊了,就只是低声喝止我。